他把房子改成了家,把日子过成了画

理想生活的样子千姿百态(嗯,老农的友友圈就是这么有才),却万变不离其宗:在一个喜欢的环境里,做自己喜欢的事。

画家圃生似乎就是把诗句里的美好搬到了现实,“案上有山川,枕畔有虫鸣”,这是他生活的写照。他画作中透露出来的闲适,一如他的家给人的感觉,朴素而又讲究,真实而又美好。

家的模样

复古的野趣,朴素的讲究

出生于广西的圃生,从小对山水自然有着别样的眷恋,这种眷恋跃然于他的画作中,亦渗透在他生活的点点滴滴。

圃生的家在北京郊外一个安静的小院里,这也是他的工作室,郊区的空气和环境都是最好的礼物,写意的作品和植物做自然装饰,这在圃生心中,就是家的定义,一个真正让人得到放松和休憩的地方。

圃生的家,不仅是他自己心中最惬意的作息场所,还是每位到访客人温暖的召唤。

之前我们聊过的花治实验室马天天拜访了圃生的家后感慨道:“当一盏乡下的小碗,路旁的一丛野花,被心注入某种情感,自然就成为生活中美的一部分了。而圃生的家真是把这种美学表现得太令人惊艳了。”

让人惊艳的家,没有太多的花哨,却有着让人眷恋的踏实感。圃生喜欢有年代感和粗糙感的东西,逛书店、旧货市场和美术馆便是他的爱好,于是家随主人风,虽然没有什么刻意的装修,却无处不透着朴素的讲究。

复古的铁艺屏风,搪瓷碗、藤制餐具为餐桌增加了返璞归真的用餐乐趣。藤制吊灯,在厨房营造出复古的LOFT工业感。

卧室一边安放着排排整齐的书架,上面有序的放着各种书籍。简朴的工作间,浅木色工作桌与书画作品、蓝色印染花布、旧盒子都成为这个角落的最美装饰。

怀旧电扇和电话被安置搭配红色的复古斗柜,乡下采的野果也是红色的,竟也与红色斗柜搭配和谐。圃生的家没有过多的装修和布置,却给人恰到好处的感觉,从中又透露出一点点沧桑的年代感。

植趣生活

喜欢捡植物的人

不难发现,在圃生家里,植物的装点无处不在,朴素的花材,恰到好处的搭配,再加上或挂或立的小画,俨然一座小小的艺术馆。

从小在南方长大的圃生,习惯了四周都被绿色包围的感觉,到了北方,这种环境比较少了,所以就开始试着种一些植物。植物的品种包括铜钱草、绿萝、韭兰、薄荷、穿心莲等。

而在室内的插花,则大多来自于他随处捡拾的战利品。每当别人看到他在侍弄花草果枝而被吸引时,圃生有时会笑着说,这是公车站边捡的;有时会不经意地说,这是早上买菜时在路边捡来的。这些不被注意的美被他放大,镶嵌在生活中,似乎一切都自然而然。

圃生家里东西摆的满满,却归置的井井有条,一枝野花,一根树枝,都被细心的插在瓶子里,他并不是处女座,而仅仅是对每个生命的欣赏和尊重。

圃生的厨艺,闻名遐迩。这些饮食日常,也离不开植物的陪伴装点。

除了家里,在圃生的画展上,也永远摆满植物,他说,这是自然给予的最大恩赐。

喜欢圃生的人,主要是欣赏他阳光、唯美而雅致的生活态度。是的,他的家居日常,吃住摆设,窗台绿植,都渗透着暖暖的诗意,也如尚美的修行。

水墨小画

心中望园,笔下生花

看到这里,你会觉得,圃生是个设计师,是个花艺师,但他的身份首先是个画家。在圃生的家里,随处可见十厘米见方、巴掌大小的画。他的画与宋代的小品有异曲同工之妙,画幅虽小,却能小中见大。

圃生对画作在家里的摆放也颇为讲究,放眼望去处处都是小景,每个角落都像是构图讲究却又漫不经心的小画,总有看似随性的植物起到关键的点睛之笔。

亭台楼阁、朦胧树影、白云流水,在他的画作里,同样描摹着一个个悠然世外的意境。“画小画和我的性格有关,小画更自由,更能随心所欲地表达我的所思所感。”

圃生喜欢用一些边边角角的小纸片来画,画的最多的就是园林,为此他专程在苏杭住了几个月,他说喜欢园林,可能是因为那里和古人离得近一些吧。

圃生绘画中的园林,多有那么一道矮墙围着保护着,与外界拉开一点距离,也并非要出世,而是享受一种“在而不属于”的局外人的微妙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头条 » 他把房子改成了家,把日子过成了画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