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活火山口上潜水是怎样一种体验?

众所周知印尼火山众多,游人往往不会错过在印尼攀登火山的机会,但极少有人潜下海底火山。

当你置身一座活火山山口,你可以煮个鸡蛋,再去欣赏一场由鱼群组成的“极光”。

长得美的鱼连产个卵都色彩艳丽,丑萌鱼类的生活却有点艰难。定睛一看,竟然有章鱼在披着“隐形衣”到处游荡……

阅读时间:海底奇遇的4分钟


蓝环章鱼

香料群岛海底奇遇记

气泡汩汩地从海床沙子里冒出来,我忍不住脱下手套去摸气泡——呀,好烫!

这些气泡来自火山挥发。是的,我此刻正置身一座活火山山口,海平面20米以下。

众所周知印尼火山众多,游人往往不会错过在印尼攀登火山的机会,但极少有人潜下海底火山。

身处淤泥的虾虎鱼

这里是班达海畔的小岛安汶,位于印尼东北部,由超过1000个小岛组成,是丁香和肉豆蔻的发源地,因此拥有“香料群岛”的美称。

由于香料贸易在18世纪的衰落,如今安汶游人罕至,只有潜水发烧友才会不惜转几趟飞机前来。

在活火山口上潜水是怎样一种体验?

在人们看不见的海底,火山正在日夜喘息。富含营养的火山灰落在海底,孕育出许多独特的生物品种,以及一个新的潜水类别——淤泥潜水。

顾名思义,淤泥潜水是指在海床覆盖着松软的淤泥尘埃之处潜水,这些地方通常浑浊如泥汤,但其间却隐藏着无数善于伪装的小生物,深受资深潜水员尤其是水下摄影发烧友的喜爱。

拍摄淤泥

位于印尼苏拉威西岛北部的蓝碧被誉为淤泥潜水的发源地和世界最佳淤泥潜点,而安汶则有“小蓝碧”之称。带着这些认知,第一次潜下安汶,我却被海水的清透震惊了。

这大概是我在东南亚潜过能见度最高的地方,至少有40米。俗话说“水至清则无鱼”,这样的潜点,能看到什么呢?

水下河流

绕过高耸的岩石,眼前出现一条干涸的河,河岸石块嶙峋,芳草繁茂,气泡汩汩从平坦的河床升起。恍惚间,我忘了自己是在海底。

在常规想象中,海里就是水和鱼,其实海底也有地形变化,也有火山喷发。潜导在前方朝我招手,我猛然醒悟,就在我身下1米,一座巨大的火山在大口呼吸着!

也许是因为火山被泥沙掩盖得了无痕迹,也许是因为戴着面罩咬着呼吸器闻不到硫磺味,再加上悬浮于水中感受不到大地的颤动,我对身下的巨龙毫无恐惧之心。

跟着潜导游到一个碗口状的凹陷边缘,这就是火山口了。火红的熔浆是看不到的,在海水温柔包裹中的火山收敛起所有的怒气,只用汩汩气泡表明它的存在。

用脚蹼“打捞”温泉蛋

潜导趴在碗口边,用脱下的脚蹼扒开碗中央的沙子,埋入装着鸡蛋的网兜。

在附近兜了一圈后回来,翻来覆去怎么也挖不到鸡蛋,只有破破烂烂的网兜——沙子温度太高,把塑料网兜都烤化了!

潜导另一次潜水吃到了火山温泉蛋

此处有鱼貌美,“处女座”的

安汶拥有两类截然不同的潜点:靠班达海外海一侧的珊瑚礁潜点,水质清,能见度高;安汶湾里的淤泥潜点,更适合微距摄影。现在,就让我们埋头在淤泥里寻宝吧!

太阳能海兔

“运气好的话,我们能看到太阳能海兔。” 下水前潜导说。

“太阳能海兔长啥样?”我问。

“像一朵花。”

“可是所有的海兔都长得像花呀。”

“当你看到它的时候你会明白。”

潜导在一堆积满尘埃的砖头里翻着,拿起一块,底下竟然趴着一只海兔!

海兔

橙色半透明的身体晶莹剔透,非常打眼——因为身带剧毒,海兔从来不需要像豆丁海马和章鱼那样竭尽所能隐藏自己,越是置身荒芜破败之地,越是一副高调而又出淤泥而不染的模样。

一回头,我看到一朵大“花”,像蟹爪菊一样繁盛招展,白玉般莹润的肥厚花瓣上点缀着黄褐色斑点,我恍然大悟,这就是像花一样的太阳能海兔!

太阳能海兔

这大概是海兔家族里最特别的品种了,比一般的海兔大三四倍,更重要的是,它拥有一种特别的技能,能够像植物一样把太阳光转化成糖和其他养分。

天天吃青菜的人类如果也进化出这本领,那大概地球的食物危机就解决了……

海兔卵

我被一朵桃红色的“浴球”吸引了。它随水流轻轻摆动着,我边赞叹它艳丽的色彩,边疑惑这远离人类的海域里哪来的浴球?

直至上水,经营潜店的伦敦人Kaj告诉我,那是海兔卵。海兔生产时能排出长长的彩带般的卵,想必这位“外貌协会”会长一定是处女座,因为它令这彩带一圈圈有节奏地环绕着,最终绕出一个圆满的“浴球”。

下个蛋都这么拼,你让海里的那些丑八怪怎么活?

丑八怪……你喊我?

青蛙鱼

丑八怪——用流行的话说是丑萌——里包括青蛙鱼,它那像青蛙一样的“脚”其实是它们的胸鳍。

青蛙鱼身上长满疙瘩,体色由它们所处的环境决定,生活在珊瑚礁的青蛙鱼还干净点,生活在淤泥里的青蛙鱼简直丑陋得不忍直视。

青蛙鱼

生活真的好艰难,它既没有海兔的毒,也不会进行光合作用,更要命的是,作为一条鱼它竟失去了游泳能力,只能成天趴着守株待兔,巴巴地张着小嘴。好在,青蛙鱼脑袋上有纤细的“鱼竿”能诱捕路过的生物。

让青蛙鱼可以得到稍许安慰的是,它还不是最丑的。

它的近亲石头鱼那才叫“癞蛤蟆”——永远躲在砖石堆里,脏兮兮的模样像石头一样,只有那嘴角下撇的紧闭大嘴能让人勉强辨认出这是一只鱼。

其实在潜水员眼里,再丑的鱼也是稀罕,也有着人类在进化过程中遗弃了的本领,如今我们唯有借助工具才能潜入海底,观察和膜拜这些远古的亲戚。

发光鱼游过,我在海底看到“极光”

“想去看会发光的鱼吗?”

“是我们夜潜时看到的那种浮游生物吗?”

“不是,那些是微尘,这是鱼。”

在ALFA Point,一座喀斯特地貌的石山前下潜,眼前出现一个大洞口。游进洞里,脚蹼触碰到石头,原来这里的水很浅,我站起来,脑袋露出水面。

发光鱼洞穴内部

用手电筒打量此刻置身的洞穴——洞顶低矮,岩壁挂着奶白色钟乳,灯光以外,尽是浓浓的黑暗。大家埋头下潜,陆续熄灭手电筒,跟黑暗一起出现的,是蓝光!移动着的蓝光!

待双眼适应了黑暗,我辨别出蓝光来自一条条鱼,我清楚看到它们的剪影,蓝光在它们脑袋处一闪一闪。

这可真是跟夜潜完全不同——此刻我见到的是蓝斑和鱼,巴掌大的蓝色光斑,目测20厘米长的鱼,这简直就是星星和极光的区别!

发光鱼洞穴出口

它们在水里自在游着,聚到一起,发出迷人的光芒,这是我见过最神奇的光芒。

这是一种平时生活在200米以下深海的发光鱼。也许是黝黑的岩洞跟深海环境接近,我无比幸运地近距离见到发光鱼——来自可能我一辈子都无法到达的神秘世界的生灵。

是谁,在水下披着隐形衣游荡

与发光鱼截然相反,有些生物则是打着手电筒都未必能发现。

这不,潜导示意我把摄像机架在一处海底,我放眼一看,茫茫一片海水和沙砾,连棵草都没有,他这是要拍什么?潜导打手势让我别动,指指前方。

吓!那是什么东西在动?一只长臂章鱼!

它鼓鼓的脑袋抬起来了,细长的脚舞起来了,从藏身的沙地里现身了,懒懒地舒展肢体,轻盈而警惕地行走起来。

长臂章鱼

与白沙极其接近的肤色令它完全隐形,远远望去,也只是见到一些“沙子”在动而已!

突然,也许是察觉到我们的窥视,它猛然弹起,喷出一团紫褐色烟雾,脚一缩一蹬就“飞”出去1米。

原本向四方伸展的长腿都伸直拢起,脑袋直向前冲,仿佛是白裙飘飘的仙女御风而行——当然,在一些人眼里可能更像披头散发的凌厉女鬼。

长臂章鱼

待到把我们甩在后面,它就在沙地上停下,将铺开的八条腿藏进沙子里,只露出脑袋。

就这样,它停我们停,它走我们走,足足拍了近半小时,它甚至一度朝我的摄像机伸出一条腿,试探着,最终把腿搁到了镜头上。

回过神来我才意识到,能与一种海洋生物单独相处这么长时间,着实奢侈。

这既因为每次下潜只有1小时左右,更因为海里的动物大多突然出现、瞬间消失,与它们的邂逅往往是以秒来计,所以每个潜水员都会倍加珍惜与海洋生物的每一次相遇。

鱼在哪?我需要一块放大镜

豆丁海马是海马家族里的“拇指姑娘”,体长不超过2.5厘米,隐身于直径近一米的大海扇上,外形和颜色都跟海扇树枝极其接近。

“圣诞老人豆丁是四王岛的特有品种,这是第一次在安汶发现!”这天,Kaj兴奋地说。

四王岛距离安汶接近1000公里,一辈子可能只在一棵海扇上活动的豆丁海马是如何穿越来的?

寻找圣诞老人豆丁经过的洞口

在Hukurila Cave跳下水,海水依然蓝得通透,下方出现一道狭长幽深的裂谷。我随潜导慢慢下潜到裂缝里的30米谷底,眼前突然亮堂起来,前方的拱形大洞通向蔚蓝外海。

洞口处斜斜地长着一棵橙色大海扇,被洞口外面的光照得盈盈动人。虽说我们潜水往往是为了看某些海洋生物,但这般别有洞天的地形也让我倍感惊喜。

越过海扇,穿到洞外,下潜至28米深度,潜导埋头在一棵小海扇上找了起来。不一会儿他用叮叮棒一指——豆丁海马的尾巴!

圣诞老人豆丁,用二手小数码的我已经尽力了!

圣诞老人豆丁高清“证件”照

我凑过去使劲眯起眼睛,这只豆丁通体红色,白色结节突出,令人联想到红衣红帽白胡须的圣诞老人,这就是它得名的原因。

“圣诞老人”栖息的海扇也是红底白斑,而常见的灰白底红色结节、黄底橙色结节豆丁分别栖息于红色、黄色海扇上,可见豆丁海马的保护色能力多强大!

当然了,渺小如蝼蚁的小豆丁,没有一点独家防身本领,怎能在弱肉强食的大海存活下来呢。

给安汶打差评,可能是功课做得不对

安汶蝎子鱼

在安汶时遇到一名德国潜水员,他对我说这里很令人失望,“鱼比四王岛少得多”。

拜托,这里跟四王完全是两个类型的潜水世界啊!四王以丰富物种著称,安汶以淤泥潜水著称,跑来安汶看鱼群岂不是缘木求鱼。

能藏进两个人的桶状海绵

“我第二天去了安汶的淤泥潜水点,还算凑合吧。”他接着说。

“我觉得超赞!我看到超过10只青蛙鱼,拍到手软,还有蓝环章鱼!”

“是吗?我没看到蓝环……”他悻悻地说。

“你看到发光鱼了吗?美哭了!”我翻出鱼书上的照片给他看。

“你去了河里抱淡水鳝吗?”我继续发问,“你泡了野温泉吗?”

……

我承认自己有点不厚道,他越是悻悻地说没有,我越是偷着乐。谁叫他才潜了两次,就匆匆给安汶打了差评呢。

每次潜水都要充满期待没错,但如果能事先对潜点多一点了解,潜水时再多一点耐心,就能避免不必要的失望和错过。

其实,潜了20次,我也没见到安汶蝎子鱼和龙王鲉这两位安汶的海洋大明星,或许这将成为我再次回到安汶的理由。

Tips

从中国飞往安汶,须从雅加达转机。

安汶全年皆适合潜水,其中4-10月旱季能见度相对较高,水流微弱,适合初学者。

利用潜水后的18小时禁飞时间,可以让潜导带你去附近的淡水河,花点零钱跟当地人买鸡蛋,他们能用生鸡蛋把藏在洞里的淡水鳗鱼引出来。

还可以去野温泉泡个澡,竹林下的温泉虽简陋,但水质清,没有硫磺味。这里是穆斯林聚居地,泡温泉时泳衣外须套上衣服。

推荐潜店:Dive into Ambon,价格:5日4夜9潜套餐616美元起。Email:info@diveintoambon.com 网址:diveintoambon.com

– END –

撰文/骆仪 摄影/Kaj Maney@Dive into Ambon,骆仪

最世界独家约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头条 » 在活火山口上潜水是怎样一种体验?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